关于谈自由落体:论林白小说的文学场域的论文
  • 论文网站
  • 海量范文
  • 毕业论文
  • 写作技巧
  • 谈自由落体:论林白小说的文学场域

    • 文章导读:地渗入创作中,对文学文本的内在面貌以及受众产生影响。林白作为广西籍的女性作家,她的写作不可避开地带着边缘女性与自然的生命心音,给文坛带来的不仅是审美的冲击力,更是在深层作用上对男女性别二元对立传统思维模式的挑战,开启着从某个特定角度续写人类文学史的新的可能。  一、文学的价值与镜像的隐喻  一个作家不会仅
    论文正文

    自由落体:论林白小说的文学场域文学作为人类把握世界精神生活的重要方式之一,势必与“性别”有着天然的关联。因为文学的创作者和接受者皆是人,其在社会实践中的人生经历和精神体验无疑会打上性别的烙印。这种烙印会以各种方式不同地渗入创作中,对文学文本的内在面貌以及受众产生影响。林白作为广西籍的女性作家,她的写作不可避开地带着边缘女性与自然的生命心音,给文坛带来的不仅是审美的冲击力,更是在深层作用上对男女性别二元对立传统思维模式的挑战,开启着从某个特定角度续写人类文学史的新的可能。
      一、文学的价值与镜像的隐喻
      一个作家不会仅仅因为她的写作本身获得作用,一个人的写作也不可能天然地完全孤立地获得作用。在《灵魂是用来流浪的》一书中,张洁从心灵深处发出这样的呐喊:“如果一曲排箫,总在月黑风高的午夜低回,而它低回的音质又如残破的风,随着午夜的蓝雾无孔不入,同时也就无可阻拦地揳进不论‘谁’的空间。那个不论‘谁’,难免不会陡生愁绪,沉下去,沉下去……哪怕那一天阳光明媚,万事顺遂,不愁衣食,不愁住行,可突然间,就有一种大撒手的沉落,当然,也可以把这叫做无缘无由的自由落体。”(1)如果说张洁的文学书写传达出作家对传统史观的质疑探究和不同人生态度的理解和包容,带给人们对生活,对生命,乃至对人类文明的新的深思视角,其间牵涉到五百年前陌生的异域文化,更多地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况味,那么,林白则以“回忆”的方式叙述,巧于捕捉女性内心的情愫。林白的写作,是内敛的,封闭的,自我指涉的。同时,林白又以细腻、富于感染力和形象感的语言展示了其对中国女性生活和女性情感的独特观察、体验和想象,让人过目难忘。
      20世纪90年代,林白正是以《一个人的战争》小说文本被视为个人化写作的代表。林白在题记中写道:“一个人的战争意味着一个巴掌自己拍自己,一面墙自己挡住自己,一朵花自己毁灭自己,一个人的战争意味一个女人自己嫁自己。”(2)其实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的内心往往是脆弱的,战胜一个人的内心就等于战胜了自己。孔子说:“无欲则刚。”作为一个现代的人又怎能做到没有欲望呢?《一个人的战争》很多是涉及肉欲的描写,正因如此,林白的小说反映出了一个人欲望的一面。即使我们的先圣也不例外。古语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个人的战争》描写出主人公多米同性恋的倾向,这一定程度上是隐喻着现代人各种各样的欲望,有了欲望就一定会有各种不同的烦恼。
      “我意识不到皮肤的饥饿感,只要多年以后,当我怀抱自己的婴儿,抚摩她的脸和身体,才意识到,活着的孩子是多么需要亲人的爱抚,如果没有必定活着而受到饥饿的孩子,是否有受虐的倾向?”“想象与真实,就像镜子里的多米,她站在中间,看到两个自己。真实的自己,镜子的自己。”这种平实的语言,仿佛将现代的物欲横流社会中的人真面目原本地描写出来。我们的内心是有许多不可告人的渴望,但能告诉的只能是自己。真实的自己已经变得不真实了,但不真实的自己正是真实的自己。
      此后她又以《万物花开》《妇女闲聊录》《致一九七五》《枕黄记》回应了文学价值。她以一种内视和自省的方式拒绝社会、关注自己的内心。这种内视和自省是林白的写作姿态,是女性文化扩张的表达方式(3)。
      林白的长篇小说《北去来辞》(4)最初在《十月》发表的时候叫《北往》。她以更宏阔的格局与更独特的视角,鲜活灵动地讲述了两代不同知识女性由南方到北京的坎坷经历与精神成长,描摹了社会变革大潮冲击下各色人等的悲欢浮沉,展示出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变迁。小说中,海红从广西到北京,银禾、雨喜从湖北到北京,在熙熙攘攘的大都市的一个角落,过着或焦虑或从容或自得的生活。林白的小说,那些隽永、明媚、甚至不乏妖娆的语词,像烟花般盛开在漆黑的夜空,化作点点繁星,照亮了阅读者的眼睛。
      无法不爱海红,对着她,我们仿佛揽镜自照,清晰地看见了自己,那个一直处于漫长的青春期因而显得“伤感、矫情、自恋与轻逸的自己”,也看清了自己的梦想与疑难,可能与局限。因此,海红当是林白创作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有了她,那个无时无刻不在骚动着寻求生活的作用的“自我”可以稍微安定一会儿,也因为有了她,个人的弹丸之地可以与广袤的社会连接起来,愈见开阔。当然,海红也处于两个世界当中,一个世界是现实的、日日与之相处的世界。在海红眼里,这世界无非是道良的两居室单元房,那莫名其妙的气味,颀长奇壮的龟背竹,显然,存活的环境是逼仄的,大的文化环境则有一股子虚浮气,人是很难在其中找到归宿的,何况,道良也并非她的良人。海红梦想的是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这世界怎么样,她也说不清,终其一生,她都在寻找。
      海红梦想的世界也许永远不会来临,也正因为此
    1 2
    上篇论文:论网络课程在英美文学教学的应用
    下篇论文:简述敬畏与和谐:生态视域中的藏族文化与西藏当代文学
    精彩回放:”,也看清了自己的梦想与疑难,可能与局限。因此,海红当是林白创作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有了她,那个无时无刻不在骚动着寻求生活的作用的“自我”可以稍微安定一会儿,也因为有了她,个人的弹丸之地可以与广袤的社会连接起来,愈见开阔。当然,海红也处于两个世界当中,一个世界是现实的、日日与之相处的世界。在海红眼里,这世界无
    最新论文 |专业代写论文 | 毕业论文 |